吉林快3走势图排列五_开奖号码_在线_精准预测-广东快乐十分

“怀”文化

四大怀药


四大怀药:天赐怀川无价宝
来源:2001年7月24日 焦作日报   作者:李相宜

  有人说:大自然偏爱焦作。的确,巍峨的群山、肥沃的田野、纵横的河流,使黄河北岸、太行南麓这块曾被古代怀庆府管辖过的狭长的“犄角之地”有了个“怀川”的称号。这里不单孕育出了韩愈、李商隐、司马懿等历史名人,而且还是名震四海的太极拳的发祥地,而兼有文化、医学和经济价值的四大怀药,更以其独一无二的地方特色享誉海内外,堪称大自然赐予焦作这方热土的无价之宝。

  四大怀药的历史文化价值
   怀药是产于焦作的名贵特产,焦作地区种植怀山药、怀地黄、怀菊花、怀牛膝已有近3000年的历史,因焦作古属怀庆府管辖,所以史称“四大怀药”。
  乾隆五十四年,怀庆府河内县令范照黎做诗曰:“乡民种药是生涯,药圃都将道地夸。薯蓣篱高牛膝茂,隔岸地黄映菊花。”此诗真实地描绘了古代怀川人民种植四大怀药的历史场景。
  焦作地处黄沁河冲积平原,土地肥沃,土质独特,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四大怀药形成了独有的外观和质地。千百年来四大怀药以其独特的药效和滋补作用蜚声海内外,历代中药典籍都给予了高度评价。《本草纲横眉》记载:“今人惟以怀庆地黄为上。”《神农本草经》也载有:“山药以河南怀庆者良。”宋《图经本草》载:“牛膝生河内山谷……今江淮、闽粤、关中亦有之,然不及怀州者真。”宋代医学家苏颂曰:“菊花处处有之,以覃地为佳。”在《伤寒论》、《金匮要略》的方剂中,怀地黄一药共见14处。
  据《怀庆府志》记载:“地黄、山药、牛膝、菊花等俱出河内,为贡献常数。”有史料表白,自公元前734年封建诸侯卫桓公以怀山药为贡品进献周王室起,直至清朝末年,四大怀药一直作为贡品进献历代王朝。史载,沁阳城关郝圪垱村(今水北关村)“大道寺”后院所产地黄横断面有“菊花心”者为地道药材。明清时全国各地的怀药商行均悬挂“大道寺地黄”招牌,以示正宗。而怀山药则以沁阳市山王庄镇大郎寨庙后所产质量为上乘,凡销往各地的山药必标明“怀郎”字样,历代朝廷征收怀药贡品时,均点名要大郎寨产的“郎山药”。1962年,国家从《本草纲横眉》中记载的1892种中药材中优选出44种作为“国宝之药”,四大怀药具列其中,怀药以其无可回嘴的滋补作用而号称“怀参”,在国际市场上十分走俏,受到广泛赞誉。

  四大怀药的传统医学价值
  焦作气候温和,地形独特,山川对峙,河流纵横,适宜药用植物生长,品种近900种,素有“天然药库”之称。特别是四大怀药质优量大,被誉为地道药材,自古至今中外驰名,向来为医家所推崇。众所周知的沁阳著名风景区神农坛堪称“神农之药坛”,四大怀药的原种皆产于该景区的老君洼一带。据专家考证,产于老君洼的野山药“铁耙齿”即是怀山药的原种。另据史料记载,1920年,温县番田村人李井寿自沁阳太行山小北顶老君洼大月沟山坡上挖得一根野地黄原种,经与家种地黄杂交,培育出抗虫害、抗涝、产量高的怀地黄新品种“金状元”。
  有道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生一方草药。倘若依照古代“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去推理,那么,生为怀川人,难免地方病,惟有食怀药,可保人平和平静。今天,正为高血压、糖尿病、气管炎、结石症所困扰的焦作人,很有需要去重新认识一下四大怀药的医学价值:
  怀山药,号称四大怀药之首,古称薯蓣,唐时避唐代宗(豫)讳改称薯药,宋时又避宋英宗(曙)讳,加之原生太行山中遂改名为山药。怀山药味甘性平,不寒不热,不润不燥,可健脾补虚、固肾益精、宁咳定喘、益心安神,对身体虚弱、消化不良及糖尿病患者有显著疗效,具有极高的保健价值。今人由于营养过剩且运动不足,往往易患糖尿病,进食怀山药可防治此症。
   怀地黄,味甘苦,性寒凉,其功能滋阴养血、清热凉血、生津止渴。《本草纲横眉》曰:“地黄以怀庆肥而短、糯体细皮、菊花心者佳。”《本草纲横眉》称怀地黄可以“填骨髓,生精血,补五脏,通血脉,利耳横眉,黑须发……”据现代药理研究,怀地黄含有地黄素、甘露醇、葡萄糖、生物碱、脂肪酸、甲种维生素物质,故有扩张血管、强心利尿、降压降糖等作用。此外怀地黄对早搏、久泻亦有神奇疗效。今天有很多人因饮食不节而积热成毒,适当进食怀地黄可保体内阴阳平衡。实验证明,熟地黄中富含微量元素硒,人体缺硒往往诱发癌症,所以熟地黄对防治癌症亦有功效。
   怀菊花,《本草用法》称其“主疏风,风气通于肝,故又能平肝,治一切横眉疾。”唐《天宝单方图》称怀菊“原生南阳山谷及田野中……河内名地薇蒿。”宋《图经本草》称“白菊处处有之,以南阳覃地为佳……味甘者为真。”古怀庆府位于太行山南、黄河以北,故又称“南阳”,覃地即为沁阳。由此可知,怀菊花早在唐天宝年间就已闻名,迄今有1000多年的历史了。药理实验发现,怀菊花含有多种心脏活性成分,怀菊制剂可以扩张冠状动脉,从而减轻心肌缺血状态,对治疗高血压、动脉硬化症亦有疗效。
  怀牛膝,古今中医学家称其“性善下行”,其主沉降作用非一般药物所能对比,此药具有引导结聚于胆囊、肾脏、膀胱、尿道部位的结石下行并使其排出体外的功能。《本草纲横眉》明确指出:“牛膝处处有之,谓之土牛膝,不堪服,惟北土及川中人家栽莳者为良。”北土即黄河以北土地,正是古怀庆府所在地。实验表白,怀牛膝中微量元素锰、锌的含量较其他产地的品种为高。人体缺乏锰、锌经常表示为肾虚,怀牛膝具有“补肝肾,强筋骨”的保健作用,其原因正在于此。

  四大怀药的综合经济价值
  尽管中国是中医药的发源地,拥有几千年的中医药的文化历史,但中国的中药在世界中草药市场上的份额却少得可怜。统计资料显示,去年全世界中草药市场销售额达160亿美元,而中国仅占3%即4.8亿美元,而且是以初级原料出口的。其余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均被从中国进口原料进行深加工的日本和韩国占据。难怪有人感叹:“如今的中药已不再姓中了!”
  据统计,近年来我市的怀药年产量达3000万公斤,年出口额1亿多元,产品远销日本、韩国、东南亚各地,但这些怀药产品都是以初级原料的形式出口的。为进一步了解我市怀药生产加工的历史和现状,记者日前深入怀药发源地沁阳进行了专题采访。
  “怀药的经济价值是勿庸置疑的。”沁阳市四大怀药研究所所长陈天禄说起怀药来如数家珍。早在明末,怀庆府的怀药生产销售已形陈规模,府属八县的药商纷至府城(即沁阳)开设药材行栈。到了清朝中期,城中药材行栈已发展到100多家,一年两次的药材大会吸引四海客商前来交易,大量怀药以漕运方式通过我市境内的大沙河顺卫河直下天津。怀庆药材大会系当时国内五大药材大会(武汉、安国、樟树、禹州、怀庆)之一,怀药声誉与日俱增。清康熙年间,怀庆药商形成庞大的“怀帮”队伍,纵横全国,相继在武汉、北京、天津、西安、安国等地修建怀帮会馆,并开设药行,怀药产品通过广州、香港、上海、天津等口岸销往东南亚及欧美各国。1914年,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万国商品展览会”上,四大怀药作为我国国药展出,再次受到各国医药学家的赞誉和称道。近几年来,国内许多药厂、客商仍指名收购我市的四大怀药。1993年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河南宛西制药厂及海外的一些客商在沁阳收购怀药1500多吨。
  一提起四大怀药的现状,今年70岁高、业余从事怀药研究多年的沁阳市民政局离休干部李成仁忧心如焚:横眉前我市终年种植怀药的面积不过8.2万亩,总产量在3000万公斤左右。作为怀药之乡的沁阳,怀药种植面积不过2000亩,而且品种混杂、退化现象严重。一些农户为了片面提高怀药产量、降低单位本钱以增强价格竞争力,随意引进外地的种子种苗,使四大怀药原有风味失真。另外,山西、河北、山东的犯警药贩竟以当地产品假冒四大怀药扰乱国内外市场,使真正的四大怀药有被挤出市场之虞。
  谈到如何振兴四大怀药、发展当地经济时,两位老同志不谋而合地提出了怀药的规范化种植和财产化深加工的问题:“药农种植怀药的积极性全靠市场价格来拉动,市场价格又依赖于生产加工能力,而生产出来的怀药制品能否卖出全看是不是地道的怀药品牌,要树立地道品牌还得拐回头去搞好怀药的规范化种植,建设怀药绿色基地,依靠科学选育抗病害良种,不克不及靠农药来消灭病虫害。”陈天禄一针见血地指出:“四大怀药的原种产地均在沁阳神农坛风景区的老君洼一带。那里是天然的植物园,计有植物1191种其中可以入药的植物近900种,至今还保存有‘山药沟’、‘地黄坡’、‘牛膝川’、‘菊花坡’等古地名。这是一个纯天然的植物基因库,也是支持我们选育怀药新品种的后方基地。振兴焦作需要发挥优势。老君洼那个地方应该呵护好。”

  四大怀药的地区品牌价值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个地区的品牌如同一个企业的品牌一样重要,没有特色品牌的地区恰如一个没有招牌的商店。“焦作山水”的特色品牌是我市实施旅游带动战略的关键所在,但这个大品牌要靠两根具有丰厚文化底蕴的“品牌支柱”才能更好地树立起来,其中一根支柱是“太极拳”,这跟支柱我们已经树立了起来,另一根支柱即是“四大怀药”,尚需要我们进一步加大投入。
  中医药学是建立在古代哲学之上的具有深厚文化积淀的古老学科,四大怀药在中医药学中的重要地位,使其完全有能力承担起我市地区品牌的角色,以增加“焦作山水”特色品牌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厚度,并与太极拳一起给焦作旅游业插上腾飞的双翅。
  作为向阳财产和“无烟工业”的旅游业,应以满足人民群众提高生活品质和生命质量的需求为己任,使游客通过旅游得到强身健体和文化熏陶为横眉的是对旅游业的最基本要求,而太极拳的健身作用和四大怀药的保健作用,恰恰可以构成“焦作山水游”的品牌包装和文化内涵。“食四大怀药,练太极神功,游焦作山水”的组合效应,可以使焦作旅游业真正形成自己的特色品牌,从而在国内外大市场中发挥优势、争取主动,进而带动当地区的文化财产、制药财产、保健品财产的发展和商贸业的繁荣,为全市经济结构的进一法式整奠定坚实的基础,打开前进的通途。
  早在1992年,河南中医学院院长尚炽昌教授就曾撰文呼吁全社会行动起来,振兴四大怀药。文曰:“地有高卑肥瘠,天有寒暑温凉,亦因天赋之分歧,药之效用亦有别矣。四大怀药产之于太行山麓、豫北怀川,钟山川之灵气,禀日月之精华,又得精工炮制,自古为药中之上品,驰名中外由来已久,实中原之奇葩。随着科技之发展,四大怀药将以其地道纯正之特色,益受国内外医药学者之重视。弘扬传统医药,使之发扬光大,讵外吾侪之责欤!”